【永远的延龄坊】

三四十年前,在杭州澄澈宝蓝的天空下,于延安路长生路和法院路交界的一角,街边梧叶蓊郁,遮天蔽日。正对着延安路边的新丰饮食店,有一个叫做“延龄坊”的弄堂住宅区,弄堂两侧是参差比邻的纷墙黛瓦,里面住着几十家老杭州们。

清晨,当第一道晨曦抹过大小晒台的盆栽花草,弄堂里的老老少少就起床梳洗,尔后啜饮咀嚼着香喷喷的豆浆油条酱菜泡饭,带着新一天的精神抖擞步出各家门槛,消失在附近的小学(长生路小学)/中学(杭十四中)和城内四散的工作单位。黄昏,夕阳的余晖亲吻着冉冉而上的炊烟,来自家家户户厨房的暴炒煎烹声伴随着让人食指大动的菜肴香味,弥散到从弄堂穿越而过的陌生人之鼻黏膜,催促着彼时尚留恋于弄堂嬉戏的孩童们返家就餐。梅雨时节,雨鸣高屋的滴嗒声常传来几许丝竹琴音,和着二胡京胡手风琴和琵琶声交错的旋律,如泣如诉,淹没在明前龙井的淡淡清香涟漪里。夏夜,素月当空,明河影下的弄堂一隅,几个大小孩子敛步随音,捕捉暗处流窜的蟋蟀们,然后携向某家的厅堂戏斗取乐。夏季乘凉的盛景更是一绝,几乎各家都会在晚饭后将竹椅竹榻放在晒台阳台或干脆弄堂里,先在椅榻上面洒些凉水制冷,然后擦干,再舒舒服服地躺将上去,手里摇着丝质纨扇或芭蕉大蒲扇,暑意烦躁顿失大半。有些人述说着家常里短,有些人海侃国家大事或单位八卦,当然也有人兴致所至,便讲开了各种恐怖故事,诸如绿色的尸体啊,梅花档啊,常常迎来围观几层的听众过客。金秋,千姿百态的菊花和桂花之芬芳妆点着弄堂每户人家的厅堂窗台。每逢十一国庆,孩子们会早早地拿着板凳,穿着新衣裳,在弄堂外的路边占好位子,急切地等待着一年一度的国庆游行队伍从弄堂口的大街上浩荡而过。国庆节那晚,还可以在阳台或晒台的某个制高点,观赏到在西湖边盛开的国庆烟花。欣赏礼花的金秋之夜,自然可以从容地斟一杯桂花酒或加饭酒,在与家人的笑语欢声中,品味着肥肥的大闸蟹和其它节日佳肴,感受秋爽的沁人心脾。当然不能忘却银装素裹下的延龄坊,那时的她犹如一位宁馨的白衣少女,编织着怀春之梦,将弄堂偶尔的嘈杂和难免的邻居冲突,悉数融化在六出花的和谐开放之中。最后,还记得弄堂正中央有个比较煞风景甚至可以说几近“缺德” 的标志建筑么,一个有盖的露天粪池?每天午后,当抽粪车到来排污时,往往熏得整个弄堂如入鲍鱼之肆,教人捏着鼻子,避之惟恐不及。

光阴荏苒,年华催人。2 0 0 1年的某天,当我从大洋彼岸返杭重寻故宅旧址时,哪里还有那些可爱的瓦砾断梦,和曾经七十二家房客似的热闹?取而代之的是鳞次栉比的商业高楼和穿梭期间的现代化俗气氤氲。弄堂口叫卖椒盐花生米和白兰花要伐的老妪影子呢?那些叫嚷着要否爆炒米和弹棉花的单帮生意人的拖长口音?哪里去了,十号墙门里的楼下哥俩:黄涛和翔翔,两个做飞机模型和风筝的高手?当年晒台上放飞鹞儿之际,我总是兴趣盎然地要求涛翔哥俩:“可不可以让我抖一抖鹞儿线“?后来听说做生意发达了的幼能兄和做了新华书店领导的欢老头呢(小弟)?还有楼上小涟毛毛姐俩和东峰欣华蓓蓓兄妹仨?在哪里啊,对门八号墙门里的可乐一平一凡兄妹仨和一华姐弟四?可乐那长寿和蔼的阿婆和可乐娘娘一家呢?可乐的杀鸡杀鸭二胡声,当年可是弄堂的一景。对了,一华弟弟“地老板”打格子画先帝像的绝活,后来是否找到了用武之地?哪里去了,11号墙门的陈新标一家?依稀记得陈家喜欢夏日晴天时分,把晚餐桌子放到弄堂的家门口,把酒赏菜,哼着小曲,好不自在!记得陈新标叔有句口头禅:“肉了鸡了鱼了,MD!” ,呵呵。还有12号里娴静文气的的小猫大猫姐妹和14号白晰皮肤的阿胖妹妹?更有曾在14号短暂居住但后来搬迁掉了的阿英强强帅姐弟俩,尔今居哪方?12号对门扑闪着大眼睛的“灵隐菩萨”小女是跳橡皮筋的高手,她和她那眉清目秀但寡言的哥哥呢?5号墙门内会弹琵琶的华华妹子呢?弄堂口处一墙门里秀气白净的阿萍玲玲姐俩和她们的“大号佬”小弟又在哪?还有太多太多而今已记不得名字了的大小弄堂朋友们,他们的影子一直在我脑海的记忆一角,偶尔闪回着,提醒我已经消逝了的关于延龄坊岁月的点滴碎片。

许多年过去了,狂暴的激情驱散了往日的梦想。前度刘郎,几许青春地,花也应悲。但茫茫暮霭,目断"延龄坊"。。。而今,步入网上虚拟旧宅,记忆定格中的洞门次第开阂,锅碗瓢盆交响曲尚余音袅娜,可那些曾经玩耍和欢谈过的老少邻居朋友之笑颜,而今何在?

不管延龄坊的故友们安身世界哪个地方,我祝大家幸福美满,阖家欢喜。愿你我心中的延龄坊情结,永不消失。。。。。。更愿故人有缘常相聚!

(延龄坊十号,毛毛)

2008-11-5

查看次数: 394

回复

该讨论的回复

可乐和诸位老邻居,请你们多多回忆以前的有趣故事!

---毛毛
难为你还称陈新标叔叔。 他最著名的口头禅其实是:”MD!”
从前后弄堂有个小门通延安一小,上学很方便。有时爬电线杆去学校。
毛毛记性是好,以下是文章中出现的人名。不是很清楚,但是隐隐约约还有映像。

黄涛和翔翔
幼能
欢老头(小弟)
小涟毛毛姐俩
新华裴裴小风兄妹仨
可乐一平一凡
跃华姐弟四
陈新标
小猫大猫姐妹
14号白晰皮肤的阿胖妹妹
阿英强强
跳橡皮筋的高手,她和她那眉清目秀但寡言的哥哥呢?
华华妹子呢
阿萍玲玲姐俩

我也不是唯一的杀鸡杀呀的,还有二号里的。
一号里的宝宝(打排球的)没提到。
我家亭子间窗户不就对着延安一小么?那时还真往下跳过两次。 但我小学有几个小男生对头,长期跟我作对(未知何故得罪了他们,小时候我好像特别老实。估计太胆小了就被人欺。:))有时会从校园搭梯子上来骚扰我家窗户,烦不胜烦。我对延安一小的记忆,因为那几个小流氓男生的存在,美好感觉几乎荡然无存。呵呵。)

陈新标好像老跟他大儿子打架吵闹?怎么也记不得他大儿子名字了。陈家两个小儿子和女儿我记得名字,小跑小剑 (同音)。

还有一个吴三毛(女的),她弟弟是我同学,她哥哥名字忘了。

小阿萍(朱慧萍)是我同学,她姐玲玲(朱慧玲)是新华黄涛可乐同学。

阿英强强叫沈强沈英,他们的妈妈是延安一小的老师(可乐妈妈一定知道),他俩的父亲好像在他们很小时就患肝癌(?)去世了。后来他家就搬走了。沈强是我和林英(灵隐菩萨)及跃华妹妹(枸夌)的小学同学,三年级转学的。后来有一次(大概四年级?)随延安一小师生去肖山绍兴拉练,我仿佛在肖山的某宿营地礼堂见过沈强的影子,似乎他们当时转到劳动路小学去了。

说到杀鸡沙鸭,黄涛有时也杀。

我看了可乐贴的两张弄堂老照片,真是觉得狭小。似乎我家窗户只需一跃,就能跳到可乐家阳台了。但当时还很小的我显然觉得弄堂中间隔着好几步的距离。我们女孩子还常常在弄堂里跳橡皮筋呢。冬天还堆雪人。总之,记忆里的弄堂天地是如此宽阔!看来记忆是个可塑性很大的东西,而且是选择性的。岁月大浪淘沙,沉淀了泥沙,留下的是金子,而金子自然永远闪烁其光。
可乐,怎么更换个人页面题头照?我没看到可CLICK的地方。。
几乎是饱含泪水方唸完这篇绝佳的短文!我是可乐的爸爸,如今已是八五老人了,身子骨虽尚健,但好激动,特别对于某些往事容易怀旧而不堪冲动。这篇对往年延安坊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生动而富深情的描述怎不叫人动容留恋!她们是‘不惑之年’者们童年的憧景,也更是现今老人们所在的青春!往事不堪回首历史长河就是这样构成,当年惨淡的岁月化作了眼前的繁荣,回顾旧事激奋创新,衍续往后更上一层!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欢迎多写写,‘忘记过去就是……’这是老话了,如今要说以历史精神鞭策人们奋发图强!祝老邻居们心想事成勇往直上,祝长者们健康长寿!
可乐爸爸,您好!

多谢谬赞拙文。对于您的共鸣,我油然产生了一种“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的激动。 以您耄耋之年的身健,思维还如此丰富活跃,文笔也同样激盎,真是激情不输年青人!我觉得如今不少不惑之年/耳顺之年的人,都没有您这样矫健依旧的心态和童心。 我希望自己在垂暮之年时,也有和您今天一样的热爱生活,心不服老的老当益壮之志。

您说得对,延安坊孕育了不惑之年辈的开智岁月和少年意气风发,延安坊更是浸透了您和我父母那辈的整个青春年华之酸甜苦辣。 往事如烟。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惟有少年青春心!

我从孩提时代就十分佩服可乐爸爸您,您多才多艺,手巧笔生花,在那个清汤寡水和没有很多书籍可充实大脑的年代,您和可乐的手风琴与二胡乐声,给弄堂带来了天籁之音。那是惨淡岁月的一种福音,音乐的美妙和深邃无疑小资化了物质贫乏的岁月。我特别怀恋那个时代,因为如今现代化的浪潮几乎彻底冲垮了曾经可以从容不迫欣赏每一个音符每一篇红叶的雅致。所以延安坊的土崩瓦解和不复存在,也带走了我心里曾经的一片净土和逍遥之地。 我在那个狭小的天地屋宇开始了对人生的好奇,开始了阅读红楼梦水浒传和红岩三家巷等,也开始了我对中外诗歌的热衷,第一次拜读了五四以来的很多新诗,包括建国初期一大批诸如何其芳/贺敬之/闻捷/顾工/流沙河的作品,国外的初次接触了雪莱/拜伦/海涅和普希金莱蒙托夫等的诗行。。。。那些简陋屋子里的最初狂热,奠定了我迄今为之对文学和诗词的钟情,这种爱好和写作也伴随我异国羁旅生涯的日日夜夜。 但无论我走多远,活到多少老态龙钟,生命里那些最初的感动总是温暖着我,予我于精神力量。

其父其子。从可乐的学术造诣和求新精神,我看到了您和尊夫人当年的教育成功。但愿我也和您那样,可以在异国把两个犬子教育好!为了防止犬子们数典忘祖,和以免中华文化/文字在他们身上断代,我以极大的热情开始了业余教诲犬子学习中文的漫长道路。如今五岁半的大儿子已经能够阅读原版《西游记》小说,很多白话版小说和文章的阅读他基本如入无人之境。而才三岁的小儿子也会背诵阅读不少诗词和少量古文了,最近小儿子刚刚学会背诵/熟读王勃的《腾王阁序》!

希望可乐爸爸和其它老邻居常来这里贴文章照片和灌水,写写在国内游玩的感受,和杭州日新月异的变化。 这个地方将是连接我对故土情深的一座桥梁!

忝附旧作几首,谢可乐爸爸和其它老邻居朋友的阅读和分享!祝可乐爸爸妈妈和其它长者贵体康健,乐天长寿!
愿中年一代保养精气神,越活越朝气!

【夏日感吟】

月洗芭蕉叶,星观萤火飞。
砌蛩何劝织,幽梦总催归。
迢递家山路,沉思蜡炬灰。
泰西耕晚照,写意紫蔷薇。

8/1/2008

【咏梅辞岁】

暄妍归梦度云悠
红萼孤山报岁休
俊赏林郎梅境界
偷睨鹤子晚汀洲
暗香愁损天涯客
友聚欢聊少日头
莫问年光溜彼岸
翠尊共月醉西楼

12/21/2007

【望海】

几时尘海见方舟,放眼重云渡郁悠。
欲踏归航期已误,更观落木叶飘秋。
鸣鸥唳雁排云上,溜碧沉音逐水流。
纵得星槎来往易,旧游难觅小瀛洲。

7/7/2008

【08春日感吟】

春天总是教人思念故乡的桃红柳绿,以及钱塘江/富春江的秀丽景致。于是又隔洋羡慕起古人士者的归隐日子,并忆起数次返杭省亲时寻故迹旧楼不得之憾。。。

嗟乎!赏春花胜景,叹家山迢递,感羁旅苍茫,奈陈迹无觅。岁华匆匆,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惟有少年心。当此际,聊赋一首,权遣乡思之扰耳。

严公钓迹慕蓑翁
傍鹭垂竿半水红
五斗一谋千里外
几丝别恨寸心中
漫寻仿陌商楼砌
枉探琴音小巷空
狂放少年当可乐
肯将鬓雪对西穹

戊子早春, 4/2008

【枯树赋】感吟

菱花欲问几丝霜
鬓雾飘摇揽景藏
魂乱更惊残卉落
心宽但为梦梅香
应怜清照双溪桨
始叹兰成愁赋凉
纵使江东归有路
莼鲈故国竟奢尝

*兰成:庾信小字。

1/4/2008

【秋吟】

素商时节漫清柔
望处鸳禽戏小洲
提气和蝉期故旧
拍栏呼鹭赏新眸
残霞铺锦承孤月
暮霭浮歌劝莫愁
宋玉飘魂如到此
料书九辩淡悲秋

2007

【清平乐】

人生如煮,
苦袅噀香雾。
秋尽它乡思梅吐,
缀玉苔枝听雨。

侵寻时序天涯,
清幽龙井年华。
莫道家山渐远,
华胥常啜新茶。

12/10/07

【清平乐】 天涯旧侣

娇身渐渺,
去棹思芳草。
背泽春词慵赋少,
断阕盼能续好。

缘来缘去逢时,
知音千古相期。
莫道旧塘不再,
芙蓉久盛心畦。

2007

【浪淘沙 中秋】

岁岁贺中秋,
欲贺还休。
呼朋尝忆桂花楼。
啜饮青春无病酒,
笑鄙封侯。

何事总淹留,
断雁离鸥。
玉壶光转异乡丘。
怎似家山临素月,
惬意兰舟。

9/25/2007

【虞美人 听琴 】

柔音轻袅秋空阔
去雁惊谁作
望天不尽向何飞
隐隐那声牵羁旅魂归

沈腰渐远潘鬓在
更故人难待
休言蟹美菊还开
惟盼少年痕迹酒中来

2007

毛毛
可乐、毛毛你们好;看到你们的照片就想起小时侯的事。毛毛还记得小时侯一到晚上我们一起捉迷藏,你比我们小很多,让你躲在席子里,然后找的人一叫毛毛你在哪里?你马上就说我在这里。那些日子真是很怀念。现在看到你两个儿子非常可爱。
可乐我看你一点也没变,前几年一直很忙,更本没时间想一些其他的事,这几年空了一些就时常回忆小时侯的一些事,看来是老了。昨天在注册的时候正好有事就按了回车键,我是一直到拆房子(92年底)才离开的。
我现在住在米市巷这里,原先是很偏的地方现在已经是很热闹了。我儿子现在上高二要2010年高考。明天我们老邻居要一起聚会到时候一定会很热闹,什么时候你们回来我们也一起聚聚。
Hi , happy to see you here . time went away quickly . old citizenship is not far away from us . Now yr writing reminds me of old time .Very good writing. i enjoyed reading sveral times. Tks !
欣华,

记得那时我喜欢跟在你们这些大孩子后面做跟屁虫,并且乐在其中。席子里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游戏,我有点忘了,但我看到儿子今天有同样的伎俩,也就深信你的回忆了。 你说得好,前些年大家都在忙生活,也许无暇回顾那些旧日童年时光。这次一下触发了我很多回忆。虽然很多远期记忆的细节仍然渐趋模糊,你和其它人的清晰记忆正慢慢开启我对那些年月追忆的大门。

刚才快速浏览了可乐上传的韬伍牌聚会照片,我看到你们兄妹仨的近影了。你的笑脸如此灿烂,加上一身鲜艳夺目的红衣服,真让人觉得青春常驻!在老房子的年月,我印象中你说话特别幽默有权威性。如今在网上重逢,我发觉弄堂里的中年小朋友个个都是幽默调侃高手。在照片里看见了你妈妈爸爸。你妈妈我能一眼认出,你父亲我有点认不出了。看起来两老身体不错,特别是你爸爸,还很精神。

我妈近年慢性病多多,最近半年又严重骨质疏松,好几节脊椎骨压缩,连坐车都怕颠簸。老爸前年做了两次冠状动脉插脂架手术,目前还算可以,一直喜欢外出走动。阿姐女儿去年考在浙师大。

看到你和蓓蓓的儿子都这么大了,就想到我才万里长征迈开了第一步。。。但犬子两个给我的中年生活注入了活力和童趣,以致我都没觉得有辛苦的感觉。
能能,

好高兴在虚拟空间看见你!多谢惠顾拙文并鼓励。

是啊,年华流逝,一下我们就步入了开始回忆久远时代的日子。以前总觉得这也许是衰老的象征之一,而今却以为,这何尝不是我等童心未泯激情忧在的某个标志?

我好像是97年还是01年回长寿路探亲时在门口和你匆匆攀谈过几句?一晃又是好多年了。。。下次回去有机会一定和你们几个聚聚。

看到几年前聚会的照片,你幼龄姐真是一点没变,还是那样白晰文雅。对了,也很挂念幼新姐。 我也想念你爸爸当年在医大给我和同学上课的情景。。。问令尊令堂和两位姐姐好!

此以几年前写的一首英文小诗节语。祝你万事如意,永远有颗年轻的心!

FOREVER YOUNG(青春常在)

We were young years ago,
Everything then just glowed,
Hearts were fragile but recovered soon,
Minds were creamy, like the moon.

We were young years ago,
Love never felt a lethal blow,
Frustration made one move faster,
Hopelessness was never a monster,

Are we still young today,
When skin shines less every day?
Perhaps when hearts gallop like a colt,
We know we could still feel youth like a bolt?

毛毛
大家好!新来报道下!

RSS

祝延龄坊老邻居们:

﹒﹒﹒﹒﹒ 关于延龄坊第五次代表大会纪录片等的订购通知

﹒﹒延龄坊第五次代表大会纪录片已制作完毕,将于近期正式出版,由延龄坊居委会发行。现开始预订,望延龄坊各位居民踊跃订购。

﹒﹒此片乃可人同志近年来的一大力作,以纪录影片的方式记录了延龄坊发展的历史进程,留下许多后延龄坊时代的珍贵影像资料,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片,非常值得延龄坊居民的珍藏。

延龄坊居委会
2010-6-1

附表
订购号 片名 ﹒﹒﹒﹒﹒﹒﹒﹒﹒﹒﹒﹒﹒﹒﹒﹒定价﹒﹒﹒﹒﹒﹒﹒注
1﹒﹒﹒欢聚茶岭--延龄坊第五次代表大会纪录片 ¥30/套(2片)﹒DVD
﹒﹒﹒﹒﹒﹒﹒﹒(2010年5月9日)
2﹒﹒﹒欢聚醉白楼--延龄坊第三次代表大会纪录片 ¥15/套(1片)DVD
﹒﹒﹒﹒﹒﹒﹒﹒(2008年11月9日)

订购方式:电话13857188487
邮件 hthz@163.com
延龄坊官网

© 2022   Created by 丁可乐.   提供支持

报告问题  |  用户协议